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当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学天地

逆行

访问量:[]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09:40 来源:
分享:
0


□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市场监管局 段珂珂/图


  这天下午,小武进了趟城,去局里领防护物资,有口罩、84消毒水和医用酒精,但没有橡胶手套和喷壶。小武记得家里有,就给安安打电话,让她上班时带上,他去拿。
  小武他们从腊月二十九就取消了年假。从那天后,他就住在乡下所里,已经很多天没有看到安安了。安安在市局办公室,和他一样,也是每天加班到很晚。他们每天都要报个平安,互相加个油。
  隔着口罩,小武看见安安的眼睛眯成了漂亮的月牙儿。他知道她在冲他笑。简单聊了几句后,他们互相深情地凝视了一会儿。小武一挥手,转身离去。他还得赶着回所里,一大摊子事儿等着呢。
  回到所里天还没黑,同事周大姐正跟着镇疫情防控指挥部在社区检查,所长则去处理投诉了,有人举报东街那家药店高价售卖口罩。所长让小武赶紧去高速路口,今天轮班。
  他们所只有三个人,所长、周大姐和他,平时人手就不够用,特殊时期更是一个人当几个人用。做好宣传、检查市场、处理投诉、稳定物价……局里安排的工作,还有镇里安排的工作,满满当当的,三个人连轴转,常常忙到深夜。
  这天晚上,小武又是十点多才回到宿舍。他简单洗把冷水脸,让自己清醒点,泡上方便面,这才有工夫看手机。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人数又增加了。他不敢再看新闻,刷起微信。工作群里发了两张照片,说是外地的医疗队来小城援助了。这真是个好消息,他有点振奋起来。照片下面,有同事说了一句:“都好年轻啊!这都是谁家的孩子?”这句话引得小武鼻子发起酸来。这几天,他觉得自己泪点变低了,常常有流泪的冲动,有时不过是一句话,就能让他眼眶发热。
  他想给安安打电话,又怕她睡着了。特殊时期办公室里的工作量比平时多了很多,加班是家常便饭,也很劳累。他心疼她,那么娇小,在家他都舍不得让她干家务,她自嘲家懒外勤,力气都用到了单位。他看到安安在朋友圈发了条消息:“加班到九点半,回家的路上空荡荡的,几乎没有人,偶尔有一辆车。”小武的鼻子又酸了……
  小武没猜错,安安真睡着了。和小武见面时她怕他担心,没有告诉他,她现在不光在办公室忙,也会抽空出外勤。她是党员,还要参加到社区“双报到”活动。下午小武走后,她就出外勤了。等夜班执勤人员来换班时,她已经口干舌燥,两腿发酸。
  回到家,她煮了一碗速冻饺子,边吃边给妈打电话,和女儿米粒视频。怕影响孩子,她把米粒送到了妈那儿。五岁的米粒问她:“电视上说不让人出门,爸爸妈妈还有姥爷,为啥还要去人多的地方?”她愣了一下,笑着对米粒说:“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啊。”她想女儿长大后会懂的,灾难降临时总得有人向前冲。她虽然不是冲锋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,却也是无数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中的一员。在国家有难时能献上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,她感到骄傲。
  临睡前,安安给小武和爸爸分别发了一段语音,让他们注意安全。
  安安的爸爸老韩这时还在驻队村里忙碌。他是局里驻村扶贫干部,快退休了。村里本来没安排他值班,但他在家根本坐不住,主动要求回村,协助村里的干部们做疫情防控。村里外出务工的大多回来了,防控任务重,他们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。晚上八点多,村民反映有人聚众打牌。老韩和村干部赶去后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才把村民劝散。
  处理完打牌事件,老韩又来到村口执勤点。执勤的两个年轻人正聊着疫情,在叹息的同时又感到幸运——村里目前平安,从武汉回来的人都体温正常,没有出现不良反应。
  老韩的心里难以平静。刚才老伴在电话里告诉他,他们的侄儿大平到武汉支援了。大平比安安大半岁,在他的印象里,这孩子似乎一直在读书。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读研、读博,工作后还在不停地学。安安都工作几年了,他还在上学。工作晚,结婚也晚,去年才结的婚,还没有孩子呢。初一早上,大平在电话里给他拜年,说可能会去武汉,医院正在组织支援队,他报了名。
  老韩想到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最美逆行医生的新闻,他眼睛发热,给大平留言:一定要保护好自己!
  一夜好睡,安安又满血复活了。她戴上口罩,骑着电动车,急匆匆奔向单位。大街上冷冷清清,少有的行人看样子是刚从超市买了东西正回家去。她逆向而行,娇小的身影坚定而美丽。

□湖北省枣阳市市场监管局 杨 莹

(责任编辑:徐小明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

黄片AV